女性生活

扫黑除恶|扒人祖坟、炸秃山头……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后的20

  长安君:扒人祖坟、炸秃山头,从“抗震英雄”到“黑社会头目”,安徽蚌埠“刘氏兄弟”黑社会性质组织案,打响了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“第一枪”。

  铲除“毒瘤”后留下的脓肿是否治愈?“黑道家族”多年给当地留下的“创伤”是否抚平?满目疮痍的环境是否修复?

  在蚌埠市蚌山区人民法院,有一间特别的办公室,四面墙上赫然挂着10块大展板,上面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,将展板填的满满当当。

  “XX大厦X单元、XX中心X号楼……”展板上的表格,将所有“刘氏兄弟”案中被查封、扣押的房产、车辆等涉案财产均列上序号,信息一目了然。

  这些展板如果铺在一起,相当于一间普通家居卧室的面积。“壕气”的财产背后,是“刘氏兄弟”对当地村民、对自然环境的压榨掠夺。

  “刘氏兄弟”——刘兆水、刘兆本、刘兆刚、刘兆安,通过长达十余年垄断当地采矿资源,积累了巨额的黑色资产。

  2008年汶川地震时,“刘氏兄弟”因带着挖掘机赶赴数千里开展救灾名噪一时,“光环”加身。此后变得越来越嚣张。

  “我不配合,他们把我丈夫坟地周边的石头都给扒掉,这样我们上坟的路都没有了。”提起“刘氏兄弟”,当地村民仍旧心有余悸。

  2016年,刘兆本开始私建刘氏宗祠。在这过程中,他强行要求村民把“碍事”的祖坟迁走,给的补偿远不够迁坟成本;不同意的就直接去扒坟、强占。

  由于涉案受害人较多,在审理时,合议庭成员超负荷工作,庭审休息要靠吸氧或服用速效救心丸缓解头晕、胸闷等症状。当法官捧着辞典般厚的判决书敲下法槌时,身体已严重透支,最后不得不被送进医院。

  今年5月27日,蚌埠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牵头,专门成立了“刘氏兄弟”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涉案财产专项处置工作协调小组,定制了明确的完成时间表。

  这是一份慢一点都不行的工作。蚌埠市委政法委副书记、市扫黑办主任代俊峰介绍说,“财产刑”能否执行到位,就决定着“打财断血”成效如何。

  “目前已对涉案的房产、车辆、船舶等9大类财产开展执行攻坚,合计执行到位现金2.6亿余元。”蚌埠市蚌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庭庭长陈松说。

  “刘氏兄弟”拉拢腐蚀干部很有一套,他们曾说:“只要你来我这吃过饭,你就会变成我的人。”

  其中,一共五层的禹兴大楼中,一个屏风就价值两千多万,内设有多个酒库。另建有四合院,西餐厅、喝茶室一应俱全,用于宴请高规格的朋友和官员。

  比如刘兆本的上级领导,当地党工委原书记殷召才。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报道,殷召才禁不住诱惑,沦为“刘氏四兄弟”的“保护伞”,整天吃吃喝喝,打牌赌博。

  方士忠26票、常云25票、方士启15票……8月17日,记者来到蚌埠市高新区天河科技园新城口村村委会,该村党总支新前党支部10天前换届选举的计票数字,还留在会议室的黑板上。

  “我去填选票的时候,都有村干部告诉我应该填谁。”在“刘氏兄弟”涉黑案的判决书中,一位村民作为证人回忆道。

  本该是民主的选举,变成了形同虚设的走过场。村民不敢说自己的真实想法,也说不出真实想法。

  因为无论怎样,最后都是“刘氏兄弟”涉黑组织案的涉黑头目之一——刘兆本当选村党总支书记。甚至有村民后来直接不去选举,都有别人代他填选票。

  “没有他们点头就入不了党,十几年里入党的基本都是刘家的人,或者是跟他关系密切的人。”曾担任新城口村党总支副书记的方士田说。

  “我是省人大代表,抗震英雄,我是合法商人,我没有硬伤,至多三年,你们很快就要把我放了,将来我给点公司股份给你们。”

  仗着自己“有权有势”,该黑社会性质组织首犯刘兆水刚被关押时曾说过这句话。

  村党总支严格落实“三会一课”、组织生活会、民主评议党员等制度,党组织生活更“规范”了;

  “刘氏兄弟”黑社会性质组织被铲除后,蚌埠市委组织部、市委政法委、市公安局联合向新城口村派驻帮扶工作队。

  在抗洪一线奋战一个多月的他,脸被晒得黝黑。“我刚来时,很多村民不愿意跟村干部说话。但现在,村民们会主动来村部反映问题,主动找我聊聊村里的事。”

  新城口村周边原有大大小小的山头14座,如今没有被破坏的只剩下2座。“刘氏兄弟”以合法经营为幌子,利用大型机械公开进行超范围开采,严重破坏了国家矿山资源和当地的生态环境。

  “以前他们炸山采石时,晴天一身灰、雨天一身泥,连被子都无法拿出去晒。”新城口村一位村民对记者说,放炮炸山造成不少村民的房屋被破坏,但都敢怒不敢言。

  非法采矿留下了一个个几十米深坑和没有植被而裸露的“伤口”,如何做好生态修复成为案后又一艰巨任务。

  资金方面,在积极争取补贴及资金的同时,禹会区政府每年安排1000万元用于大洪山复绿工程。

  “我们专门编制了生态修复方案,累计出动干部群众5000余人次,他们把一捆捆树苗、一车车水运到山上。”区级林长汤化蕾说。

  经统计,截至目前,大洪山林区已整治废弃矿山近5000亩,累计植树近50万棵, 恢复绿色植被的大洪山林区正渐渐成为周边市民的“打卡地”。

  “以前那些人炸山采石,不让我们进山,而且山路上都是运石料的卡车,遍天遍地的灰土,也不适合骑行。”

  如今,生态修复后的大洪山除迎来骑行爱好者外,还成为多家影楼拍摄婚纱照的取景地。

  现在的新城口村,没有了炸山取石的爆破声、轰鸣卡车的嘈杂声,这里又恢复了“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”的宁静生活。

  原标题:《扫黑除恶|扒人祖坟、炸秃山头……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后的200多天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