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新闻

1936年国军高官被舞女色诱释放日本间谍蒋介石震怒:处死刑

  1937年2月25日,正值元宵节,各家各户都沉浸在节日的喜庆里,欢度元宵。但此时,在南京城南中华门外,4名被五花大绑的死囚,正被押解雨花台刑场。他们到死都不明白,他们为何会被处以死刑。

  这几位被执行枪决的犯人分别是谁?为何蒋介石得知他们的所作所为后,雷霆震怒?直接下令将其处死?

  1936年12月26日,两名穿着讲究,自称法官的人来到中央军人监狱前,奉命释放一名囚犯。岗哨叫来了狱政官鲁一城,鲁一城在确认这两位的证件和公文无误后,便叫来书记,准备放人。

  可令书记疑惑的是,这个叫吴兴良的犯人不久前,因为“强奸未遂”罪被抓,怎么这么快就要被放了。

  但副典狱长徐胜,在接过释放文件后,看都没看书记,刷刷两下,就签好自己的名字了。

  就这样,这个被判强奸罪的犯人,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监狱。鲁一城、徐胜等四人的这一行为,在两个月之后,给他们招来了杀身之祸。当蒋介石得知吴兴良被释放后,雷霆震怒,直接下令处死这四人。

  这四人到死到死也不明白,他们只不过是放了一名“强奸未遂”的犯人,为何会被处以死刑。

  在很早之前,日本就开始觊觎我中华大地,日本侵略、占领中国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。为了减轻日军侵略阻碍,日本派出大量间谍潜入我国,并实施一系列的计划。

  在日本陆军军官中,有一个叫松本二郎的大佐,他曾在日军华北特务机关工作过,有着资深的特工经验。因此,在日军南京组建完成后,松本二郎便担任了南京第一任机关长。

  为了更好地为日军提供机密情报,松本二郎将住址定在了,南京新街口旁边的“大茂洋行”。大茂洋行的老板朴中民,是一个有着日本国籍的韩国人,负责协助日军的间谍活动。大茂洋行的开设,只不过是用来遮人耳目罢了,其真实目的,就是为日军从事间谍活动做掩护。

  为了更好地从事情报工作,松本二郎化名吴兴良,将自己乔装成一名韩国商人,广泛接触南京各界人士,其中掌握国民政府,重要军事情报的要员,更是松本二郎的重点关注对象。

  上校熊子庄,作为国民军事委员会参谋,掌握着大量的军事情报,对国军的战略部署更是了如指掌。因此,松本二郎不惜花费重金和血本,同熊子庄结识了。

  松本二郎经常请熊子庄喝酒,很快二人就成了朋友。一天,松本二郎照常请熊子庄喝酒,在酒桌上,熊子庄见自己喝得差不多了,就打住了继续喝酒的冲动。

  松本二郎听后,眼放精光,立刻竖起了耳朵,故作深情地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,能比我们喝酒更重要?”

  多日的相处,让熊子庄对这个朋友非常信任,加上酒过三巡,熊子庄的警惕性早就被抛得一干二净。熊子庄心想:你一个商人,就算知道了也没用。于是熊子庄指了指自己的公文包,答道:这里面是战略防御图。

  松本二郎听闻后,内心激动无比,但仍强装淡定。他将熊子庄送回家后,就当晚让盗窃高手潜入了熊子庄家,盗取了国军的这封绝密文件。

  第二天,熊子庄醒来后,准备上班。熊子庄习惯性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公文包,但令他意外的是,那张国民政府的军事防御图不见了。在再三查找无果后,一个可怕的想法冒进熊子庄脑海:战略防御图可能被人偷走了。但又是谁偷走的了?熊子庄也不知道。

  此时熊子庄异常害怕,自己丢失这么重要的文件,一旦落入敌人之手,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!自己严重失职,搞不好就得被枪毙,或者蹲大牢。熊子庄想到了他黄埔军校的同学傅望成,心想或许傅望成可以帮自己。

  傅望成是南京警察厅,刑警大队第二侦缉队队长。傅望成听了熊子庄的表述后,立刻派人到熊子庄家中进行调查。侦缉处很快就查出,是一起入室盗窃案,从现场来看,作案者应该是一个人,而且手法相当专业,是一个老手。

  正在熊子庄焦头烂额之际,中央调查科,也就是军统的前身,截获一封日本密电,很快就破译了这封密电。密电内容是:我军已获得国民政府战略防御图,正在加紧翻译。

  调查科的主任徐恩曾知道事关重大,立刻将截获的密电,告诉给了蒋介石。蒋介石闻言,直接震怒了,下令徐恩曾,尽快查出是谁泄露了军事机密。另外蒋介石还下令,挖出日本间谍藏身之地,将其一网打尽。

  当天徐恩曾就将熊子庄逮捕入狱,并从熊子庄这里,了解到了事情的整个起因经过。三天后,徐恩曾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大茂洋行上。在得知大茂洋行的老板是一位日本人时,徐恩曾对大茂洋行,更加怀疑了起来。

  徐恩曾令人,抓捕大茂洋行的老板朴中民。朴中民作为一个文弱的商人,哪受得起国军特务们的严刑拷打,在徐恩曾的威逼利诱下,朴中民供出了日军间谍松本二郎。

  朴中民希望国军能给自己一条活路,于是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。朴中民的态度,正是徐恩曾想要的。

  徐恩曾表示,只要朴中民能帮他做两件事,他就可以放了朴中民。这两件事,一是让朴中民写一份大洋商行收购赃物的罪状,二是让朴中民将松本二郎引到指定的地点。只要朴中民完成这两项任务,徐恩曾就放了他,朴中民立刻答应了徐恩曾的要求。

  朴中民向徐恩曾透露,松本二郎这个人极为好色。徐恩曾决定利用松本二郎的这个弱点,将他抓捕归案。

  朴中民给松本二郎打去了电话,电话中,朴中民还是像往常一样约松本二郎出来喝酒,并告知松本二郎,有一名漂亮中国女人作陪。本来并不打算前去的松本二郎,此时一听有漂亮的女性在场,瞬间就来了兴致,于是色迷心窍的他便去了。

  松本二郎到达朴中民约定的饭店后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朴中民身边的漂亮女郎,松本二郎顿时就被迷住了。饭后,女郎约松本二郎前去酒店,松本二郎喜不自禁。可当松本二郎刚进入酒店房间,就被早已埋伏好的调查科特工抓住。

  调查科在抓住松本二郎以后,立刻将大洋商行包围了起来,并且特意前去了松本二郎的办公室。很快调查科就从办公室查出,松本二郎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据。

  松本二郎被抓后,被关押在了南京中央军人监狱内。狱中,松本二郎坚称,自己名叫吴兴良,是一名韩国商人,名不是什么日本特务。审理松本二郎案件的人员,将此事汇报给了蒋介石。

  蒋介石听闻后,破口大骂。但转念一想,蒋介石觉得,既然松本二郎想以韩国人身份,撇开和日本的关系,那自己就干脆以对付韩国犯人的方式对付他,日军也不好费口舌。

  松本二郎的上司松室孝郎,得知松本二郎被捕后,立即发电给东京陆军省,希望陆军省介入此事。因为松本二郎被捕,意味着日军在南京一手建立起来的特务系统,受到重创。

  陆军省为了救出松本二郎,决定派一位日本皇室男爵前往中国,通过沟通和协调的方式,将松本二郎救出。

  1936年6月中旬,这位日本皇室男爵,找到了大汉奸汪精卫,希望汪精卫能够帮忙,完成他们的营救任务。但是汪精卫表示:这个判决是蒋介石亲自下的命令,你可以找国民政府司法院院长居正,处理此事。

  汪精卫并不想躺这趟混水,他不想得罪蒋介石。男爵没有办法,只好去找居正。但局正可不是汪精卫之流,他对日本人极度厌恶,于是果断拒绝了男爵的请求。男爵在多次求助无果后,就气急败坏地回到了日本。

  此时,日本陆军省希望通过外交手段,让国民政府释放松本二郎。可令陆军省气愤不已的是,没等日本提出完备的营救方案,南京法院,就以“强奸未遂”罪和间谍罪为由,对松本二郎判处有期徒刑15年。既然判决都已经下来了,那以外交途径救人,也就无济于事了。

  1936年7月29日,日本陆军省召开会议,讨论营救松本二郎的方案。会议决定,让情报处一处的小野昭,作为营救松本二郎的负责人。

  小野昭立刻想到营救办法,让松本二郎患上重病,然后通过自己人的医生,将松本二郎运走。于是小野昭便在镇江开了一家诊所,从天津和上海调来了日本的医生,准备以诊所为幌子,营救松本二郎。

  但国民政府有规定:南京中央军人监狱的犯人,即使生病,也得由监狱内的医生救治。小野昭无奈,只得放弃这个营救方案。

  小野昭,想到了一个绝妙,而又瞒天过海的方案,就是伪造裁判文书,派自己人伪装成法官,将松本二郎救出来。

  这个计划,可谓大胆,令人瞠目。但很快,问题便摆在小野昭眼前。法官可以让自己人扮演,但是典狱长和法庭院长那一关不好过。

  释放犯人的流程是:狱政官在核实证件和裁判文书,没有问题后,将文书交由典狱长签字。典狱长在签完字后,将裁判文书交给监狱存放备案。

  但问题是,如果典狱长在核查文书后,察觉有异,极有可能会致电南京法庭,那么他们的营救计划就泡汤了。

  此外,他们还得时刻注意狱卒,预防狱卒察觉出异常之处,向其他人发出通知。每一个环节稍有不慎,就会万劫不复。因此,小野昭意识到,要想救出松本二郎,就必须收买这些关键人物。

  小野昭的第一步,就将目标定在了狱卒身上,毕竟能当狱卒的,一般条件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小野昭找到了,中央军人监狱狱卒的牛阿孝,以40两黄金为诱饵,成功策反牛阿孝。

  40两黄金,对一个狱卒而言,那是天大的财富,牛阿孝没能经受住诱惑,加入其中。很快,在牛阿孝的引荐下,小野昭找到了狱政官鲁一城。

  鲁一城是牛阿孝的亲戚,为人贪财好色,小野昭同样以40两黄金,作为报酬,引诱了鲁一城上钩。

  狱政官鲁一城和典狱长徐胜,都是爱好赌博、贪财好色之人,作为同事,平日里没少来往。在鲁一城的怂恿下,很快徐胜也被拉下马。小野昭给了徐胜60两黄金,徐胜同样没能经受住诱惑,被小野昭策反了。

  小野昭安排了一个,艺名为红蔷薇的舞女,让她主动接近李柏龄。红蔷薇,人如其名,婀娜多姿,妩媚动人,很快李柏龄便陷入其中,不能自拔。

  红蔷薇在和李柏龄,相处过一段时间后,见时机已成熟,她便对李柏龄提出,希望能去日本生活的建议。李柏龄表示,他也想去,但是他没有钱,另一方面就是,去了日本以后怎么生活。

  红蔷薇暗想:终于等到机会了!红蔷薇便立刻将李柏龄引荐给了小野昭。小野昭向李柏龄许诺,只要李柏龄能配合她,营救松本二郎,小野昭就会重重报答他。小野昭给了李柏龄30两黄金,并为他搞到了日本护照。

  小野昭承诺,只要他把松本二郎救出来了,她就再给他20两黄金。一边是美人,一边是黄金,没有多少人能够抵挡住这样的诱惑,李柏龄爽快地答应了小野昭,帮她搞到了“改判文书”。

  于是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,在中央军人监狱外,狱政官鲁一城,接过“法官”的“释放证”后,让同在值班的书记放人。

  书记大感疑惑,外籍重犯,如此神速就被释放,令人匪夷所思。书记报告典狱长徐胜后,徐胜提笔就批。就这样,这位“强奸犯”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监狱。

  说来也巧,就在松本二郎被释放后的第四天,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的秘书,前来中央军人监狱,探望一位美国囚犯。何应钦的秘书,在从和美国囚犯的谈话中,得知松本二郎被释放一事。凭借多年的经验和直觉,何应钦的秘书感觉这件事不简单。于是他向何应钦报告了这件事。

  何应钦听闻,大感震惊,于是告诉了司法部长居正。居正听闻后,同样感到不可思议。于是居正亲自前往了南京地方法院,了解真相。南京地方法院表示,自己从未出过改判文书。

  但那名“强奸犯”就是被释放了,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南京地方法院,见司法部都被惊动了,于是向中央军人监狱查询。

  很快南京法院就在监狱查到,备份的“改判文书”。于是南京地方法院督查长李柏龄被捕,典狱长徐胜也就此入狱。在他们的招供下,狱政官鲁一城,狱卒牛阿孝一一落网。

  当蒋介石听闻这起越狱案时,直接震怒了,下令对参与这起越狱事件的四人,处以死刑,并交由最高法院受理。

  由于是最高法院的判决,所以无法上诉,这四人被就地执行枪决。至此,这起震惊世人的民国第一越狱案,落下帷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