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咖名流

惠东多祝长坑村园潭村 东纵东进指挥部曾驻扎

  日前,记者踏入惠东县多祝镇长坑村园潭村民小组,颇有世外桃源的感觉:一条蜿蜒的村道通往林木深处,几棵枝繁叶茂的大树,在村道上方自然形成一个“拱门”,穿过“拱门”,眼前是一座颇有沧桑感的客家围屋,屋后远处的南山山脉,树木葱茏,云雾缭绕……除了感受乡村的宁静,在这里,还能读到一段历史故事。由于园潭村民小组地处偏僻,且只有一条路通往外界,当年这里是东纵队员活动的游击区,东纵队员驻扎在村里的老宅中,还在这里打了一场胜仗。

  园潭村民小组位于南山的龙岩寺下,从南山流下来的两条溪水,绕村而过。溪水边还有不少古树,坐在树下听潺潺流水声,十分惬意。

  这里原本住有300多位村民,村里还有几座青砖、麻石条的老宅,老宅墙壁上还有残留的壁画。曾住在这个村子的市民协会员蔡良成说,这些老宅有过百年历史。由于园潭村民小组地处偏僻,以前外出都靠步行。村民修建房屋,要步行到惠东县白花镇去买石灰,挑一担石灰要走上两天才能回到家。除了就地取材、在溪水中捞鹅卵石建墙壁和地面外,修建房屋用的一些青砖、瓦,都是村民一担担挑回来的。

  从前园潭村民小组只有一条路通往外界,一些土匪都不敢来抢,怕路被堵了无法逃走。据说,曾经有一伙土匪去抢劫龙岩寺,龙岩寺的一位云山师傅察觉后,到龙岩寺附近一个山头吹响海螺。山下村民听到海螺声后,猜测来强盗了,也拿起海螺吹起来,周围几个村庄的村民听到海螺声后,赶紧拿起武器,在山下拦截土匪。土匪见此阵势,急急忙忙翻山越岭逃走了。

  据说,当年的东纵东进指挥部,指挥北撤部队在该村民小组集合。在蔡良成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了当时东纵东进指挥部驻扎的地方。

  这是一座外表看起来仅一层瓦房的房屋,房屋外墙是用就地取材的鹅卵石修筑的,白石灰批荡外表,麻石条做门框,门框还设有栅栏孔,墙壁多处地方设有望孔。由于年久失修,房屋顶部已倒塌,屋子墙角处有一个木板铺就的方格孔。蔡良成说,这个方格孔可以通到下一层暗室,暗室内还有一个门可通往河边。当时东纵东进指挥部选择这个地方,就是以防万一遇到有敌人来袭时,能通过暗室的小门离开。

  “当时东纵东进指挥部电台的天线,就竖在房屋旁边的芒果树上。”因为园潭村民小组四周都是高山,要想接收到信号,只能将天线往高处挂。有着百年树龄、比四周房屋高许多的芒果树便是最好的选择,枝繁叶茂的芒果树,又能成为天线的掩护物。

  在村子里,记者遇到了一位当时做交通员的村民蔡来桂。蔡来桂今年79岁了,他回忆说,1946年,东纵北撤时驻扎在园潭村,部队就找当地人来做向导,负责送信、传达相关的通知和任务。那时候,无论刮风还是下雨,白天还是夜晚,只要任务来了,蔡来桂都义不容辞地完成使命。近距离的要走半个小时,远的地方要走上好几个小时,蔡来桂就这样当了大约3年交通员。“当时共有两个人当交通员,现在只剩下我留守在村里了。”蔡来桂很是感慨。

  1946年夏,东纵东进指挥部,遵照东纵司令部北撤的指示精神,率领主力部队,从海丰、陆丰、惠阳、紫金向惠东松坑、多祝一带山区集结。部队转移到当时的牛皮嶂山麓的长坑园潭村,驻扎在该村上店、老书房(学堂)、蔡屋祠堂及张屋等老宅。指挥部驻扎在村道边的一间平房,内设小店铺作掩护。

  1946年6月上旬,赖祥独立营再次进驻长坑园潭村。9日早饭后,部队集中在蔡屋的一个晒谷场开会。突然,有消息传来,保安七团的先头部队已到达大陂布外的深潭仔(地名),敌人快要进村了。指挥员卢伟良立即部署战斗,部队紧急集合,机枪连占东面龙颈筋山头制高点,二连和三连跑步登上右侧山头狮子脑,一连占领正面马山坝村西左右两侧矮山阵地,参谋长黄布率领部队,占据企山排对面下坑口左侧山岗。一支部队上了园潭村左侧山头警戒,以防敌人从背后袭击。部署完毕,大家严阵以待。

  当的两个连已全部装入我军预设的“口袋”里。说时迟那时快,在前沿指挥的赖祥和黄布参谋长发出了战斗号令,顿时,枪声、手榴弹爆炸声骤然在敌人前后左右响起。战斗打了近一个钟头,全歼敌人保安七团第一营,打死打伤敌军230多人,俘获敌兵50多人;缴获重机枪1挺,轻机枪4挺,长短枪计70多支,子弹一万多发,刺刀、手榴弹、药品、大米等一大批。东纵队员打了一场大胜仗,园潭村一片欢腾。

  园潭战斗的胜利,保障了我东纵胜利北撤。第二天,部队接东纵司令部电令,留下韩捷、黄友、李伟友等20多人组成的精悍小分队,在多祝一带山区坚持敌后斗争,大部队向北撤集结地宝安县进发。

  从市区出发,沿着广汕公路前往惠东。在惠东大岭镇转向惠东环城北路,从环城北路转向356省道前往多祝镇。在356省道的右侧,有一块标示前往南山漂流的指示牌,沿着指示牌走可到达长坑村,到长坑村后看村道边的路牌转往园潭村民小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